西洲太华录

admin
管理员
19
  • 粉丝0
  • 关注0
  • 发帖数600
秦王扫六合,仙人骑鹤过洛都,
百万甲士浸寒骨,星河垂野地悬空
天子维周乘龙去,汉家分天四百洲
极西有山门,扶乱堪舆烈未已
遗人泛舟江渚上,一朝闻道满芳华
尽起旌旗复旧地,金章紫绶赋闲谈
一个大门遗孤一步步追本溯源再兴宗门的故事。

夜,雷声阵阵,雨落如注,刀光剑影中,西洲名门华山派浩劫已至。

华山千仞奇绝的首峰之上,血水汇流而下,浸红了山间的玉石板路。竹林幽静之处,伏尸满地,了无生气。

主峰太华殿内,无数兵丁围着一个虬髯道人。

“陈抟,你勾结魔门妖人,可敢认罪?”身着皂红翻蟒袍的大周巡察使姜白按剑上前,厉声喝问着此代华山掌门-陈抟。

“欲加此罪,何患无辞。”

“还敢抵赖,来人”

一个胖子越众而出,“陈师兄,我的掌门师兄,那妖人墨荀数月前,夜访山门,逗留不下十日,你日日与他弈棋畅谈,我岂不知,安敢欺瞒天使。”说话的胖子便是陈抟的师弟,丹丘生。

陈抟本自尚且镇定,但听到“墨荀”二字,登时变色,口唇紧闭,并不答话。直直的盯着满脸阴笑的丹丘生。

“天子圣德,念西洲拱卫有功,不会责罚过甚。”姜白向东拱手,趋步向前说道。

“掌门一时误交匪人,入了歧途,若能悔悟,我辈同为朝臣,誓为陈兄求得一条生路,兄弟我只问一句,那墨荀所带之物,究竟在不在掌门身上。”

见陈抟并不答话,姜白阴笑一声“实话说了吧,那妖人墨荀已被我砍成肉酱,掌门再好生掂量一二。”
1楼2019-09-26 12:42回复
回复贴:0